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

李善友我是1只野狼要創辦一所全新互聯網大

来源: 作者: 2019-05-03 12:55:12

(原標題:李善友:我是一只野狼)

文/李善友(混沌大学创办人,中欧创业营发起人)

今天,老李决定,我要放下一切,倾,以创业营的经验,斯坦福的精神,去创办一所全新的互联大学——浑沌大学(混沌研习社),全心全意为创业公司培养具有互联思维和全球化视野的创新人材。

一只狼,即便成为家狗,终将变回野狼,不管家里多么温暖。我想,我就是这样一只野狼。从今天起,老李将重返荒野,再次创业。是的,这回,我真的成了你们所说的“李教兽”。

中欧创业营

2011年,我创业失败,退隐江湖,重返中欧,弃商从教。四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中欧创业营。

今天,“创业营”几乎成了中国创业教育的代名词,中欧创业营也成为中国难进的创业班。过去四年,我几乎把全部时间都献给了那207个创业人,36个投资人,其中有大家熟悉的俞敏洪、张邦鑫、王小川、罗振宇、汪静波……更多的是正在长途跋涉、开疆辟土的创业人。他们是我的亲人,更是我的恩人,是他们帮我实现了我的理想。

四年前,中欧创业营从零起步,在混沌中摸索,在迭代中前行,作为商学院的一个“异类”,我放弃经典体系,从头开始研发课程,把颠覆式创新和互联思维引入到创业者的课堂上。连续三年,我在创业营的课评都是满分5分,我的课也成了EMBA同学的抢手课。此后我在创新研习社的大课,2000张门票6分钟之内一抢而光。

但是,浮名之下,心中的惶恐与日俱增。尽管每次讲课结尾时都要交代“我讲的都是错的”,但作为一个讲者,口舌之业谁也替代不了,常常告诫自己影响越大罪业越大。我的逻辑能够自洽吗?会不会有选择性偏见?我探索的创新教育是否经得起检验?对创业者真的有帮助吗?

斯坦福

年过不惑,珍贵的是时间,但这次痛下决心,放下一切,怀着困惑和孤独,来到斯坦福做访问学者。我想花上整整一年时间在硅谷潜心学习:创新到底有没有方法论?创业教育到底能不能体系化?

为了寻觅答案,我把自己的课件放置一边,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一言不发”,谢绝一切演讲机会,让自己彻底清零成为一个。我混迹于斯坦福各个课堂,不仅仅是创业课,还有科学课、哲学课、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进化论、宇宙论......

我喜欢科学,选了1门的物理课,老教授谦逊热情,就像一个普通的教书匠。我顺便上查了一下,居然是2001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我选了张首晟教授的课,他是华人物理学家的骄傲,中国和美国科学院双院士。课上坐着的,是18个。

我旁听了计算机系的创业课,主讲人是LinkedIn创始人霍夫曼,他还邀请了各路佳宾来传道授业,谷歌董事长,雅虎CEO,Netflix创始人,Airbnb创始人……这都是“”企业家呀,而这,风轻云淡在斯坦福的课堂上。

没有斯坦福就没有硅谷。今天,斯坦福校友创办的公司,其市值总和,占全球GDP排行第11名。

从这里,我明白了个道理: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如果想办好创业教育,如果只能做一件事,就是把全球的讲者,请到课堂来。

除了斯坦福,我也到硅谷四处取经。Minerva是一所没有校园的新型本科教育大学,所有的课程都不是在教室里听讲座,而是互动式教学在7个国家学习,学费仅为传统大学的1/4。

另一个让我震撼的是可汗学院。这家全世界的K12公益教育公司,到今天所有的课程还是创始人Khan一个人录制。我看到他简陋的办公室,以及那个简陋的麦克风,他影响了全球数以百万计。

从这里,我明白了第二个道理:传统大学即便出色如斯坦福,仍然昂贵、不便,也有一道无形的围墙。而新一代的互联教育正在无声而有力地推倒着这一道围墙,探索着互联时期新的学习方式。

混沌大学

于是,梦想逐渐清晰起来:办一所互联时代的大学,有斯坦福的情怀,却没有斯坦福的围墙,去陪伴这个时代有梦想的人。

创业中的痛点是什么?我问我的207,他们告诉我,是人材的培养。有很多次,在我的课程之后们围过来跟我说:善友教授,你的课我们听到了,我们相信;可是我的团队没有听到,我们不同频了,能不能请你给我们的团队也讲讲?

基于这个需求,2014年初,颠覆式创新研习了。这是一个自组织的学习社群,社员可以听我讲公益课,还可以众筹学费,请其他创业家和教授讲课。不到两年时间,已经有了12000多名社员,成了中国的创新者学习社群。

然而,这远远不够。社员的需求愈来愈多,自组织的方式、纯线下的学习已经难以承担重任。

今天,老李决定,我要放下一切,倾,以创业营的经验,斯坦福的精神,去创办一所全新的互联大学——混沌大学(浑沌研习社),全心全意为创业公司培养具有互联思惟和全球化视野的创新人才。

为什么叫混沌?,任何时代更替时都是浑沌不清的;第二,浑沌理论就是要在混乱中寻找秩序。我希望能够帮助我们,比周围的人早半步认知这个浑沌的互联时代。成绩此愿足矣。

四个学院

我所设想的混沌大学将由四个学院组成:产品学院、创业学院、商学院、创新学院,每个学院在2016年分别开设门模块课程,每个模块为期两天,全年少22场大课。

产品学院,互联时期,降至一维,唯有产品。产品学院将邀请20余位明星产品操盘手授课。3月,史上豪华的硅谷团访华,阵容包括Facebook创始成员之一、前移动/增长副总裁Chamath,Twitter工程总监Roger以及数位硅谷产品总监。

创业学院将以“指数级增长”为主题,邀请20多位创业家来授课。4月,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GGV合伙人童士豪,刀塔传奇创始人王信文;6月,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猪八戒创始人朱明跃资本创始人、前腾讯投资董彭志坚。

商学院将遍邀斯坦福、哈佛、MIT、中欧、长江等全球商学院名师。3月,斯坦福大学战略学教授WilliamBarnett;5月,曾在哈佛商学院和中欧商学院担负院长的营销学权威JohnQuelch教授;7月,MIT商学院副院长、华人经济学家教授。

创新学院将基于科技与人文,跳出商业回望创新。1月讲美学,工业设计大师黑川雅之;4月讲科学,张首晟教授;6月讲科技,《第三次工业革命》、《零边际社会》作者里夫金;8月,老李访学之后首次公然课,分享“新科学与互联世界观”。

从2016年1月起,所有以上22堂大课,全部提供直播,加上每周一场产品学院课程,和不定期的大咖演讲直播,混沌研习社将是一所以学习为主要方式的互联大学。

两种社员

公允地说,这个阵容已经超过目前所有创业教育机构。在讲者邀请上“不惜血本地投入”已成为我的办学信心。豪华讲者是否意味着高昂学费?NO!让创业者以经济的方式来学习的课程,同样也是我的核心理念。

研习社将采用入社费模式,每年入社费600元。入社以后可以免费收看所有直播课程,可参与众筹和团报现场课程。更重要的是,成为社群的一份子。

未来几年,我们会投入大量资源去提升线上学习体验。如果你仍然喜欢现场听课,你也可以选择成为铁杆社员。铁杆社员入社费3000元。入社之后,免费参加所有22场线下课程,在主会场或分会场。

对现在的12000多名社员,在入社期满之内,免费升级为铁杆社员,有机会免费参加所有线下课程。这是我们对创始社员的感恩回报。

资源有限,现场学习是限量版体验学习,现阶段铁杆社员总数限制在15000人以内,包括现有社员。有些热门课程可能需要抢票,请原谅线下能力需逐步成长。自我设限源于自知能力有限,老李先行抱歉,请允许我们慢慢长大。

一个梦想

研习社真正的想法,是以课程吸引气味相投的人;我们喜欢相信互联、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的人;我们喜欢敢于make adifference的人。

已经人过中年,自知能力有限,但我衷心希望:这个世界在有了混沌研习社之后,会跟之前有所不同。所以,我会把它当做一个作品,慢慢去做,渐渐去磨,做时间的朋友,去做一所口碑相传的好学校。

,我要向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表示深的谢意!感谢学校鼓励我去追随心中的梦想,今后我将以VisitingLeader的身份,继续为中欧EMBA同学讲课。

百年,不过一炬,我知道的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未来的美好自然就会呈现。

唐山海关部署人人上讲堂工作
唐山海关明确档案管理工作新目标
唐山海关开展海关开放日庆祝国际海关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