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离开IDG创业新基金FreeS李丰想怎样

2019-03-10 23:46:28

8月16日晚,IDG前合伙人李丰,在一个胡同里的四合院里举行了新基金FreeS(瑞峰基金)的成立发布酒会,部分团队成员以及基金的有限合伙人进行了亮相。会后,李丰接受了虎嗅的专访,聊了下关于早期投资与他的新基金。

接近IDG的人士都清楚:从曝光资源或者团队内部决策权来说,李丰在IDG后来地位几乎是除了七位元老级合伙人之外的前三人了,或者不太严谨地说他是人也不为过。那么他是抱着怎么样的一种心情离开了IDG,又转而做了同样的一件事?

经过一番深聊,虎嗅君发现他离开其实是想颠覆一些老东家的旧玩法。

找LP募钱越来越难,投资门槛在降低

FreeS的出资人在资金层面上大幅降低了准入门槛,出资额的起点被定在了100万人民币(人民币基金)或者20万美元(美元基金),相比于一般基金动辄500万人民币起的门槛,这一调整不可谓不小。虎嗅君就此与李丰交流时,怀疑FreeS这般设置的原因是在于资金的募集变得过于困难。对此,李丰并没有否认这个趋势,但同时也表示FreeS目前的募集情况还是比较理想的,预计会超募一部分。

“找LP拿钱的确是越来越困难了,因为需要融资的基金太多了。但是这些困难是行业问题,倒不用我自己承担。10亿人民币和1.5亿美金这两个主基金从承诺上看已经差不多了,人民币基金应该会超募一点。”

研发沟通新工具,用互联的方式管理基金

一方面是总额近20亿人民币的规模,一方面较低的门槛,虎嗅君担心LP的数量增多会产生比较大的沟通与管理成本。李丰则表示这个点就是他想给这个行业带来的一个新玩法,他会系统地通过互联的方式去管理这些基金投资人。

“在FreeS,LP的管理一定是通过一个互联的系统而不是一个线下的系统,所有的管理、沟通、调动资源、分配机制,将会上实现,而不是下。”

当虎嗅君想进一步了解该产品的运作模式时,李丰表示该产品仍在研发中,预计2个月后才可以上线。

多劳多得,引入对赌条款

相对于传统基金固定管理费+提成(carry)的收费方式,李丰想在这个上面玩出一些突破,他设计出了一套对赌协议以平衡GP与LP之间的关系。

FreeS承诺在基金到期日时,收益率如果低于3倍,基金方将全额退还管理费(通常为2%),若收益高于3倍则会收取更高的分红比例。FreeS是一个4+3的基金,(4年封闭期+3年回收期)。虎嗅君掐指一算,7年之内要实现3倍增长则年复合增长率要至少达到17%,当问起李丰为什么敢于下一个赌注的时候,感觉被深深地嫌弃了:

做早期投资想要获得高额的预期收益是比较容易的,我与另一个合伙人林中华的过往投资数据都很不错,至少从这个层面上看,我们是有信心的,并不担心。

投资方向的选择

敢于对未来7年后的收益回报做承诺,想必他们也是对未来的增体经济增长是很有信心的。李丰表示,在他目前投资方向中,目前金融相关、企业服务占比比较高,O2O和医疗结合的他们连着投了三个。

为什么投资Uber

会上引人瞩目的一点就是FreeS高调宣布参与投资Uber global,李丰表示投资Uber的资金是一个专项资金,不属于20亿主体资金之内。该主体资金规模约十几个亿,主要用于较为晚期项目的投资。

虎嗅君因此感到有些不解,不是说好了投资早期项目的吗?对此李丰的回答比较有意思:

“这些专项基金都是用着我们很传统很熟悉的模式,会比较容易赚钱。我们在想改变规则做出些新尝试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一块业务能稳定赚钱会心中比较有底。”

#投资Uber竟然成了旱涝保收的一件事情了吗?#

对于Uber这种全球性知名热门项目,一支新的基金能参与到其中的投资其实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虎嗅君也采访他们如何与Uber勾搭上的时候,他说主要有两点:

IDG在中国的过去4年,我参与了很多具有跨境色彩的投资,主要服务想去美国的中国公司已经想去中国的美国公司,或者模式上在中国和美国都有对应的对标的公司,这一块我有经验和价值,Uber与我气味非常符合。

我的另一个合伙人林中华在美国做过9年早期投资。他本身的能力和资源络的特点,使得我们有了这么一个参与机会。在O2O中的C2C机会,UBER是的公司,也是经历阶段多的以及早开始的,也是贵的,我们很有兴趣。

“能够去美国做早期投资这件事对我在中国做投资起了巨大的帮助,因为你发现可以在不同的历史文化发展背景下去看同一个行业的发展状况。这个更容易帮助我抽象出来思考为什么中国应该发生这个热点,以及一个事件发生之后,什么样的事情会紧接着发生。”

我们希望影响这个行业

在采访的,我们聊到了这些规则的设定是否会改变风险基金的一些运作方式,李丰说这些也是他们所希望的,也是相信这些更加互联化的运作方式就是未来的趋势。

投的公司都互联化了,基金自己为什么不需要互联化呢?

我相信每一条规则都是会对其他同行在中长期会有一些影响,短期不一定,但是中长期看会有。但是这是一个不断测试调整的过程,唯有我们完成退出的时候才可以更准确检验我们的成败。我希望我的运营模式能证明了整个机制会更被包括内部团队、出资人和被投资人等各方喜欢。如果这个的接受度高于传统的方式,那么这种规则就会慢慢的去影响更多人往这个方向走。

离开IDG创业新基金FreeS李丰想怎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