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QFIIA股辩白看好封闭基金和ETF套利

2018-10-30 12:01:26

QFIIA股辩白 看好封闭基金和ETF套利

关于QFII的传言近来有愈演愈烈之势。 从初的对冲基金假借QFII做空A股,到现在已演变成对冲基金借QFII进入中国豪赌人民币升值。无从追究这起传言的始发站,也无法预知它遥远的终点站该有多远。 但细究这起传言的背后,比如传言中的主角-QFII当家人的态度,却多多少少让我们感到意外。 12月2日,联络到瑞银证券董事总经理张化桥时,他就此做了三句评点:,如果QFII能够做空A股,请你告诉我怎么做;第二,瑞银从未做空,连想都没有想过;第三,即使有做空A股的个案,也请以平常心对待,如果几个做空的人都容忍不了,就是变相承认中国股市太贵。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龚方雄和瑞士一波(香港)副总裁李佩华在同日接受本报访问时,也都表示并未听闻做空A股一说。 一边是对QFII的口诛笔伐,一边是QFII的极力辩白。QFII、对冲基金和人民币升值这三者之间,究竟怎么了? 谁是第三者? QFII和做空A股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关联? QFII实际上相当于一个经纪商,它将额度分配给许多客户,比如基金、个别家族如盖茨等人。这种经纪商的特点让QFII做空成为可能。 其一般形式是,对冲基金找到QFII的一个客户,借用它的股票,继而抛单用于购买另外的股票,到期后再换回原来的股票归还。这里面,对冲基金赌的是两只股票之间的相对价值,这也是对冲基金主流的操作模式。 另外一种形式则是,借用股票之后直接抛售,等到期满后再购回同样的股票归还。这里面,对冲基金如果看空将会获利,否则将会承担股价上升带来的亏损。 上海海奇投资执行董事总经理徐江认为,这种在理论上可行的做空交易,却面临四个问题: 其一是法律风险,由于中国不允许做空,因而对冲基金和QFII客户之间的法律协议将不受到中国法律保护; 第二是QFII的量太小,满足不了对冲基金; 第三,流动性很差,获得利润以后不能拿走,另外到期股票能否抛售也是问题; 第四,杠杆太差,中国没有衍生产品提供高杠杆,对冲基金一定要有一个好机会,以高杠杆获利。 摩根大通集团董事总经理朱德淼也表示,可能会存在对冲基金借QFII做空A股的个案,但绝不是主流。 由于和QFII交往甚密,徐江认为,欧资的QFII不会参与做空A股,因为他们很谨慎,如果有,美资银行有可能。 如果说QFII做空A股更多的是夸大其词,那么由此引申开来的对冲基金赌人民币升值,就更不能简单下定论。 张化桥认为这个问题只有那些不学无术的人才想得到,“谁知道对冲基金如何赌人民币升值,让他告诉我,你就说张化桥不懂怎么做。” 从历史上看,对冲基金在香港和俄罗斯相继完败,因为两地都是强势政府。 从这个意义上看,徐江认为,对冲基金不可能和强势的中国政府赌人民币升值。 “这种无时间表的情况,对冲基金更不可能去赌博。”徐江说,“即使在海外NDF市场,对冲基金也是顺势而为,不会主力参与。” 徐认为,中国调整外汇汇率,事先应有迹象。比如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平安保险在境外都有很大外汇资产,在人民币升值前,这些公司应有一些措施规避风险。 “获知这些迹象时,对冲基金豪赌人民币升值是有可能的。”徐江说,“但现在不会。” QFII的投资策略 既然在理论层面QFII大规模做空A股更多的只是传言,那么它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从去年7月9日,瑞银集团购买宝钢股份(600019[详情-资料])等四只股票的QFII单算起,盘点一下,QFII的投资对象大致有三块,一块是股票;一块是可转债;一块是基金,尤以封闭式基金为多。 海奇投资总经理徐江认为QFII的投资策略,一般都是先发现某个产品的定价出现失误,然后大举买入。这一点,QFII与对冲基金比较相似。 徐江在去年6月份时候就发现中国的可转债品种非常优惠,比如它有一个浮息条款,根据央行的利息率增加而增加债券利息;其次,它的债性很好,由国有商业银行担保,很安全;再次,有些可转债转股时甚至可以折价(从华西转债开始),这在国外是罕见的。 QFII也发现到了可转债的机会。它的单是2003年8月11日西宁特钢发行4.9亿元可转换债券时,花旗环球金融有限公司参与申购。 彼时,花旗是家QFII看好可转债市场。其后不久,以瑞银和大摩为首的QFII开始大举进攻可转债市场。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QFII在沪深可转债市场上持有可转债面额为13.39亿元,较去年大增44.26%。在存量176.34亿的总额中,QFII占据了7.6%的份额,去年底,这个数字只有4.15%。 瑞银、花旗环球和大摩成为的可转债持有人。 截至2004年9月30日,根据瑞银投资的可转债的不完全名单,瑞银在可转债的投资总额是4.46亿元人民币。兴业基金投资总监杜昌勇认为,2003年以来的可转债市场整体收益率达到21.78%,如果按照这个比例,瑞银将获得接近1个亿的回报。 随着QFII的大举介入,可转债的价值被慢慢发现。 2003年全年可转债平均中签率是16.3%,到2004年,发行前5只可转债时的中签率就降低到0.68%。其后甚至有可转债上市当日就跌破发行价的例子。 “在中国经济的高点,QFII投资股票具有较大的风险。不久他们发现了可转债的定价出现失误,于是大举进入。但当大多数人都知道可转债市场时,它的盈利机会开始变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QFII未雨绸缪,又开始研究了一个新品种。”徐江说。 这个品种,被张化桥认为是QFII应该投资的。 封闭式基金和ETF的套利机会 2003年底,瑞银仅持有5500万份封闭式基金;到2004年中期,这个数字一下子放大到1.86亿份。 张化桥分析说,封闭式基金的价值主要在于它的折价率。 据统计,截至2004年11月25日,中国54家封闭式基金的平均折价率是30%,去年初,这个数字只有13%。 以瑞银投资的基金金鼎为例。去年底,瑞银持有基金金鼎376.8万份,去年下半年它的二级市场价格在7毛到8毛之间。到今年之后,该基金便连连上扬,点超过9毛,相对基金金鼎25%的折价率,上扬了20%。瑞银在今年上半年对基金金鼎进行了增持,中期时已经持有1446万份,是第四大股东。 不止瑞银一家对封闭式基金关注,其他QFII也纷纷表示兴趣。据徐江透露,封闭式基金正是目前这一阶段QFII投资的选择。 在几个投资对象之间,张化桥给出了他自己认为的投资选择顺序,分别是封闭式基金、可转债、股票和现金。他说瑞银8亿美金总盘子的QFII,大约70%~80%购买的是股票,其他的是封闭式基金和可转债。 “客户要求买股票,瑞银只是平台,我们不能决定客户的选择。”张化桥说。 选择封闭式基金,结合刚刚获得批准的华夏ETF50指数基金,徐江发现了一个新的投资机会。 他给举了一个例子,如果在纽约设计一个上证50的指数基金,允许做空,那么国内对应的产品就是ETF50指数基金(因为该基金是盯着上证50指数)。作为QFII,它可以一方面购买ETF50,另外在纽约做空上证50指数,这样,如果前者跌5%,后者跌10%,QFII还能获利5%。 另外还有一个人民币的升值因素,盈利面还会增加。 如果QFII在国内购买的是股票,可以将指数内的一篮子股票换为ETF50基金;如果持有的是封闭式基金,假设它的盘子是3个亿,那么只要它持有10%即3000万以上就可以召开持有人大会,在征求其他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可以要求基金经理将该基金的投资结构盯着上证50,这样,同时在海外做空上证50.海奇财经顾问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徐江认为,通过这种方法就可以实现套利。 海奇在今年4月份时曾经有过一次类似经历。4月初,他们在中国做了10个100万的一篮子封闭式基金,然后在香港买空一个H股的指数基金,由于宏观调控的影响,香港H股指数从5000跌到3800,而国内跌得很少。4月20日海奇交割时发现,20天盈利达到了7%。 “当时是由于宏观调控,两者本身相关性不大。”徐江说,“如果是海外上证50指数或者在新加坡成立一个中国股指期货,套利就容易得多。” 在境外设立上证50指数期货已经争论多时,尽管它以境内某一个和约为代表,但它对中国不会造成冲击。因为中国目前尚未推出QDII,因而他们无缘套利,而QFII正好一显身手。 “国外机构喜欢的是无风险的利润。”徐江说,“它从来不赌博市场的涨跌,从来都让客户来做。一边做多,一边做空,他做中间人。” 但张化桥对这种套利却不以为然:瑞银管理4000万亿美金的资产,这个数字相较于中国的外汇储备总额、8亿美金的投资额度,只能算一个找零的,费尽心思,在中国一个不开放的市场能赚多少? “另外,一边做多,一边做空,两边抵消,收益也降低了。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有病吗?”张化桥说。

MT4出租
体育木地板
购物车拉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